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第一批抄袭Clubhouse的产品已下架

Clubhouse(以下简称CH)走红以后,大家都在猜想国内什么时候出复刻版的产品。

随着CH在国内无法正常访问,各方更是蠢蠢欲动。

CH的中国学徒们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clubhorse”。

2月9日,一个叫做“clubhorse”的微信小程序上线,从产品形态到UI设计都和CH相似,甚至名字也只差一个字母,号称“像素级”复刻CH,可感觉它的像素有点低,到处透着浓浓的山寨味。

随后,又出现了一个叫做“clubchat+”的小程序,这个更像是一种恶搞,里面充斥着各种假冒互联网大佬的人。

Clubchat+ 小程序里充斥着各种假冒的大佬

接下来,映客孵化了“对话吧”、36Kr孵化了“Capital Coffee ”,一个又一个类CH产品如雨后春笋相继涌现,不过,真正引发较大关注的复刻产品,是映客的“对话吧”。

据报道,“对话吧”产品负责人江宇航上午找到映客CEO奉佑生说想做CH同类产品,下午就被告知可以做,当天晚上项目就启动,4天后“对话吧”就开发完成,2月11日正式上线。

据江宇航透露,截至2月20日,“对话吧”已有四千以上注册用户,活跃用户一千人,用户平均使用时长接近三个小时。

映客CEO奉佑生对“对话吧”这个产品非常重视,他为产品准备了40亿的资金,还拉着投资人朱啸虎、周亚辉、杜永波,知群CEO马力等知名人士在该产品里探讨在“中国能不能做成CH”这个话题,也是为“对话吧”积累天使用户。

可惜,首批吃螃蟹的CH中国学徒们大多命运多舛。

第一批抄袭CH的产品已经下架

前文提到的那个叫做“clubhorse”的小程序,在热了半天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clubchat+ ”则因涉嫌侵权被暂停服务。

随后,映客“对话吧”在iOS和各大安卓应用市场下架,邀请码也停止发放。

小米应用商店显示对话吧APP因开发者自身原因,暂不提供下载

之前已经下载注册“对话吧”的用户仍可以正常使用,但打开”对话吧“,只有不到十个房间,总计参与讨论的人数仅有百人左右。

映客回应称“产品正在做优化和迭代”,不过,作为一个花大力气想迅速抢占市场的产品,如果是正常优化迭代,显然不会用下架这种极端的方式。

不管”对话吧“的情况如何,但内容监管是国内类Ch产品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

尽管现在国内的直播平台基本都能做到秒级断播,也可以通过机器来鉴别一些黄暴等语音和画面,但类CH产品的房间里往往有几人甚至几十人同时说话,识别难度相当之大。

试想一下,如果有人故意在竞品里面乱说话,然后录下来大肆炒作,基本上这个产品就完了。

巨头准备登场

尽管复刻CH之路坎坷,但这股抄袭之风依然很猛,据称国内有几十个同类产品等待上线。

就在写这篇文章之时,我还收到一个创业团队的内测邀请。

有创业团队邀请望月内测他们即将上线的类CH产品

更让人关注的是巨头的动作。

对社交依然没有死心的阿里巴巴早已蠢蠢欲动,在春节期间推出MeetClub ,招募种子内测。

就连刚刚宣布“死讯”的小米米聊,也在半个月后重新奇迹般地“复活”,变成了一个类CH的“新米聊”。

新米聊APP启动页,目前仅限内部员工测试

米聊“死而复活”这事儿很有意思,当年米聊就是模仿kik比较早也比较好的产品,只不过后来败给了同样模仿kik的微信。

现在,大家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疯狂模仿kik的情景。

那么,CH会是新一代社交方式吗?字节跳动会出手吗?腾讯会出手吗?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微信的成功,不是在于完美的复刻了kik,而是学到kik的精髓,并结合国内实际作了大量的创新。

应该向CH学习什么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齐白石

遗憾的是,目前国内同类产品,基本上都是对CH的简单复制,并没有什么创新的东西。

在我看来,因为内容审查、社交习惯等方面的原因,CH并不完全适合国内互联网,甚至可以说,抄得越像、死得越快,但CH身上的确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1.兴趣与关系的深度挖掘

我曾在CH上建立了一个房间,名为“当年一起写博客的朋友,现在都在干嘛”,在没有邀请任何人的情况之下,五分钟内就有200多人加入,有不少是博客时代的老面孔,还有一些则是博客爱好者。

房间的标题吸引了首批感兴趣的用户,比如安替老师,而安替的朋友们又可以在时间线上看到这个房间,对这个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又加入房间,以此类推。

以话题做筛选,以社交关系达成指数递增,这种优质兴趣社交是多少平台梦寐以求的啊!

2.优胜劣汰的社群塑造

运营过微信群的朋友应该深有体会,那就是一两个低质量话痨就可以毁掉一个群,要么让优质用户离开降低讨论质量,要么让群沉寂。

在CH里,无论是被名人吸引,还是被话题吸引,只要房间里讨论的质量不高,又或者秩序混乱,那么可以选择“悄悄离开”,寻找更有趣更高质量的房间。

这样的结果,是良币驱逐劣币,同时房间管理员为了留住用户或者吸引更多的用户,也会想办法维护好房间秩序、提高谈话质量,实际上提高了整体社群质量。

3.轻松的交流环境

很多人说CH走红的原因是早期种子用户很大牌很有吸引力,所以都在想方设法找更多名人明星体验产品。

但是,像扎克伯格、亿隆马斯克这样的名人来CH玩可不是请得来的,他们来是因为这个产品足够酷,更重要的是足够轻松。

语音比视频自在得多,可以躺着聊、走着聊,甚至在上厕所时聊,不能录制、聊完不留任何痕迹也让大家交流起来少了很多后顾之忧,这种轻松的社交环境在当下尤其难能可贵。

我不会就此推断CH是社交新形态,事实上CH也有很多毛病,但它身上的确有很多值得挖掘和学习的地方,学到这些精髓,比抄袭一个形似的产品有价值得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凯天娱乐_欢迎您 » 第一批抄袭Clubhouse的产品已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