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份“紧急删除”的文件,点燃韩国政坛

原标题:一份“紧急删除”的文件,点燃韩国政坛

澎湃新闻记者 陈沁涵

一份尘封3年的涉朝文件近日突然被翻出,在韩国政坛掀起轩然大波,该国最大在野党质疑文在寅政府“通敌”,而青瓦台反控对方“麦卡锡主义”。在野党与执政党之间的博弈再度白热化。

2月1日,在舆论压力下,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公开了一份名为“推进在朝鲜建设核电站方案”的文件。据韩联社报道,该文件是在2018年4月韩朝领导人会谈后编制,其中写明“这是研究未来在朝鲜地区建设核电站可行方案的内部资料,不是政府官方立场”。

然而,韩国国民力量党在等在野党认为此事疑点重重,穷追不舍。据《韩民族日报》报道,2019年12月,韩国监察院(韩国最高的监察机关,独立于政府,对总统负责)正要对该国月城核电站1号组提前关闭问题进行审查,产业通商资源部高层职员深夜潜入办公室,删除了数百份内部研究文件,其中多份文件与推动朝鲜建造核电站有关。

曾参与2018年朝韩首脑会谈工作的一位高官向《中央日报》透露,首脑会谈过后,韩国统一部曾要求各部门提出未来朝韩合作思路,“产业通商资源部当时提出的思路可能就是在朝鲜援建核电站”。

韩媒不断曝光关于朝鲜核电文件的相关信息,试图拼凑出完整事实,但真假难辨。在野党借机对青瓦台发起猛烈攻势,痛批政府试图为朝鲜秘密建造核电站。尽管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和统一部相继驳斥在野党的说法,但政界人士对此争论不休。

韩国总统文在寅2月1日暗批在野党所谓的援朝建核电站之说,“在民生陷入困境的情况下,希望政界勿故技重施和助长对立,让政治倒退。”

“这件事突然在韩国政坛炒热,主要是政治斗争。”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对澎湃新闻表示,“援建朝鲜核电站”文件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韩国研究机构经常会做这种类型的科学性研究,仅仅是探讨半岛南北关系中的一个可能性方案或建议。值得注意的是,首尔和釜山两市即将于今年4月举行市长补缺选举,进步派和保守派的争夺激烈,这是保守派翻盘的重要机会,他们希望借此话题对执政党发起攻势,最终目标指向2022年总统选举。

一个U盘和一个芬兰语词汇

2月1日公开的涉朝文件要追溯到2018年春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于4月和5月两度举行会晤,握手、拥抱、散步会谈、共进晚宴……外界对半岛关系有了新的期待,正如金正恩当时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的题词所言:“新的历史从现在开始”。

在韩朝首脑2018年4月首次会晤后,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编写了《推进在朝鲜建设核电站方案》。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该部门研究了3种对朝核电支援方案,包括在朝韩非军事区(DMZ)建设核电站。时隔一个月,双方领导人再次会面时,文在寅交给金正恩一个U盘,韩国国民力量党怀疑U盘中包含核电内容,并指认文在寅政府寻求为朝鲜建设核电站。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1日报道,青瓦台证实,文在寅在2018年5月的会晤中亲自向金正恩转交了U盘,其内容是有关大选时期所承诺的“半岛新经济构想”,一字未提核电。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尹建永表示:“文在寅在任期间,韩朝首脑会谈和交流合作中从未推进过朝鲜的核电站建设相关项目。”

不过,2019年年末正值月城核电站提前关闭的敏感期,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紧急删除文件的“迷惑操作”被在野党及批评人士视作另一大疑点。

2019年12月,韩国决定永久关闭月城核电站1号机组,其运营年限本应在2022年到期,但韩国水力原子能公司以机组经济效益不足为由决定将其提前关闭。随后,国会要求监察院针对提前关闭决定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材料造假嫌疑进行审计监查。据《中央日报》报道,产业通商资源部公务员在接受监察院监察之前紧急删除了数百份文件,文件目录中含有与朝鲜核电站有关的内容。

《朝鲜日报》1月30日报道指出,被删除的部分文件得到复原,韩国检方发现有文件夹名称含有“pohjois”,是芬兰语“北方”之意。而且,这些文件夹中还包含名称为“北核推”的子文件夹,这被怀疑是“朝鲜地方核电建设推进方案”的缩写。司法界人士认为,贸易、工业、能源相关文件以芬兰语来命名实属罕见,引发猜疑。

澎湃新闻查阅韩国SBS电视台公开的产业通商资源部删除文件目录,发现17份已恢复文件的路径来自包含“pohjois”字样的文件夹,其中有名为“180515朝鲜核电站建设促进计划”的文件。

韩国国民力量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1月31日在国会召开“对朝核电站质疑紧急对策会议”,他在会上表示:“文在寅政府试图秘密为朝鲜建造核电站,这是令人震惊的通敌行为。”该党党鞭朱豪英主张“进行特检和国政调查(编注:系韩国国会对政府的监督手段)”。首尔市前长吴世勋作为下届总统热门人选之一,也召开记者会,将这件事定性为“拿核电站向朝鲜进贡”。

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尹准炳1月31日在脸书(Facebook)发文驳斥称,被删除的550份文件中,有220多份是前总统朴槿惠政府时期的构想,也包括提议在朝鲜建设核电站的内部资料,“当时朴槿惠不是提出‘统一大发论’(통일대박론,大发在韩语中意为厉害、赞)吗?”他还解释,被删除的文件中仅有30多份是文在寅政府创建的,多为月城核电站1号机组的经济评估报告。

涉朝文件背后的政治博弈

近日,韩国在野党人士不断要求进一步调查涉朝核电文件,并且敦促文在寅作出回应。此举引发政府高层集体发声,韩国总统文在寅、统一部长官(即部长)李仁荣、共同民主党党首李洛渊、候任外长郑义溶先后出面发声,否认在朝援建核电站计划。

据韩联社1日报道,青瓦台指出,在朝鲜遭受制裁的情况下,瞒着美国等国际社会为朝鲜建设核电机组根本就不现实,在野党的说法是没有底线的政治伎俩和麦卡锡主义。执政党多位议员谴责在野党的攻击是“北风阴谋”,因为每当临近选举,在野党都会用“北风”“左派”“左翼”等措辞加强对政府和执政阵营的攻势。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指出,在野党“借题发挥”是奔着选举而去,经济原本是国民力量党等保守派擅长的领域,但新冠疫情下在经济上难有作为,只能利用这件事来凝聚民心,聚拢政治根基。韩国大选中,韩美关系、韩朝关系、国内经济是影响选票的三大因素,“援建朝鲜核电站”事件很容易成为执政党被攻击的把柄。

今年4月,韩国釜山和首尔将举行市长补缺选举。此前,釜山市市长吴巨敦去年4月自曝“涉性骚扰丑闻”而宣布辞职;首尔市市长朴元淳去年7月自杀身亡,此后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认定其生前部分行为属于性骚扰。这给执政党声誉带来重创,意外地为在野党提供了翻盘机会。

韩国《东亚日报》评论,此次首尔和釜山市长补缺选举具有评判文在寅政府执政功与过的意义,也是明年3月总统选举的前哨战。在野党近4年来在国会选举、地方选举和总统选举中接连落败,这次的市长补选将其推向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然而,竞选已经演变为消耗性的政治斗争,各党派不断发起抹黑攻防战,并为明年大选造势。

民调机构盖洛普1月发布的民调显示,下届韩国总统最有力人选的前三位分别是共同民主党籍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韩检察总长尹锡悦和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洛渊。39%的受访者认为仍然支持执政党总统候选人,47%的人认为应当进行政权更迭,由在野党候选人当选总统。

对于文在寅来说,执政进入一年倒计时,且不能继续连任,混乱选战中不仅要稳住政局,还要强化共同民主党的政治根基。在今年1月的新年记者会上,文在寅设立了一系列新目标,包括稳定房地产市场、韩日之间的问题逐一击破、竭尽所能推动改善韩朝关系,并表示愿意与金正恩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举行会晤。

非营利国际时政论坛《世界政治评论》(WPR)指出,文在寅给自己的剩余任期制定了一个高标准,但没有一个承诺是容易达成的,尤其是与朝鲜的接触将变得更为棘手,因为拜登政府透露出对朝谨慎的态度,而朝鲜方面近期释放的信号也表明将继续推进核力量建设。

“韩国政府在任的尾声往往处于一个‘随风飘’的状态,很难在短期内重新启动一些事务,发展半岛关系也是如此。”郑继永分析,文在寅现在无法判断发展朝韩关系对其执政生涯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可能更希望在最后一段时间里维持好现有状态,而核电站文件引发的轩然大波则会让他在处理涉朝问题时更加谨慎。

朝鲜核电建设的一路波折

涉朝核电文件事件持续发酵,尽管韩国执政党已看穿在野党此轮攻势的目的,但难以摆脱对手的纠缠,疲于解释。

据韩国KBS电视台1日报道,共同民主党发言人申荣大发表评论说,2010年李明博政府时期首次提出了朝鲜核电站相关构想,朴槿惠政府时期也有类似主张,如今在野党旧调重弹是为牟取政治利益。

事实上,早在1994年,援朝核电项目就已开启。当时,朝鲜和美国达成《朝美核框架协议》,根据此协议,朝鲜冻结其核设施,美国牵头成立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KEDO),成员包括韩国、日本、欧盟等,共同负责为朝鲜建造2个轻水反应堆,替代石墨反应堆,为朝鲜提供能源。

据人民网报道,上世纪90年代的朝鲜轻水反应堆建设工程预计耗资46亿美元,其中韩国分担70%,日本分担20%,其余由欧盟负担,美国则负责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然而,美日韩三国国内都对在朝建反应堆工程产生质疑,导致建设难以顺利推进。同时,美国还担心轻水反应堆会帮助朝鲜加速获得核武器。

2002年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后,轻水反应堆项目完全停止。直到2005年7月朝鲜半岛核问题六方会谈召开,会上达成的联合声明指出,朝鲜有权和平利用核能,并同意讨论在适当时候向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的问题。然而,轻水反应堆的讨论并未付诸实践。

尽管韩国往届政府曾为推动韩朝合作而提及核电站建设问题,但两国政府从未对此进行过任何正式讨论。《韩民族日报》1日评论称,“援朝建核电站”本身就是一个不成立的说法,如果美国和联合国的对朝制裁不放松,支持在朝建核电站就只是一个梦想。

在轻水反应堆的建设承诺迟迟未兑现的情况下,朝鲜最终决定自己动手。朝中社2010年3月29日发表长篇社论称,朝鲜将自主建设轻水反应堆核电站,并说这一电站将使用朝鲜自主提炼的核燃料。

近年来,朝鲜电力供应得到了很大改善。据新华社2020年12月援引朝中社报道,朝鲜首都平壤积极利用太阳能、风能等,改善电力供应,各地多个发电站相继竣工投产。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凯天娱乐_欢迎您 » 一份“紧急删除”的文件,点燃韩国政坛